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马家荡新闻

【探秘】马家荡的前世今生

马家荡

马荡辜负目,不食螃蟹辜负腹。

“八八六十四荡,马家荡乃首荡。”马家荡西临淮安、泾溪,涧市诸流;南汇高邮、宝应,兴化诸州县之水;北流由射阳河入海。嘉靖之后高堰屡决,淮河之水夹沙东趋,阻于范公堤,河身日益淤垫,久乃游离,既成芦荡中高地并兴街聚贾,大旱不干,大涝不沉,故称“乌龟之地”,即为现今的马家荡。

探秘马家荡的前世今生,让人回味无穷。


马良乐施美名扬

“马良独修金山寺,不用江南一锹泥”的民间故事十分传奇。

从前,阜宁西南角有个马家庄,庄主叫马良。这个人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;大方爽气,肯帮人忙;一肚墨水,诗画出色;有德有才,受人敬重;真是乡里有名,城里有榜,被人称为神笔马良。

一年秋天,马良游山玩水,来到镇江金山寺,一望寺院年久失修,破漏不堪,不想再玩耍了。正要下山,陡然听见吵嚷声,他声而去,一直跑到大殿门口,看见门头上挂个匾,写着“布施堂”三个字,两旁挂着对联:“佛爷仁慈赐福赐寿;施主解囊积功积德。”马良这才晓得,庙里是在请客化缘。再朝里面一望,几十张大桌子,桌桌坐满,只空着中间一张主桌上席。方丈请那些有钱的“大亨”上坐,东推西让,弄了半天,一个也不肯坐。方丈急得汗直冒。马良看不惯这些有钱的人,钱越多越吝啬,要他们掏口袋,更是难上加难,他忍不住嗤笑一声:“没人敢坐,我来坐!”头一昂,往主桌上一坐。方丈问:“请问施主尊姓大名?何方人?”“布衣乃阜宁马良。”“莫非就是神笔马良吗?失敬,失敬!”“老法师过奖了,小生便是。”

酒席吃了一大半,方丈捧住化缘簿子,客气一番,念了佛号,说明请客化缘的意思,可是没人肯落笔,一时冷场。方丈只好把化缘簿子捧到马良面前。

马良毫不犹豫地提笔写上:“马良独修金山寺。”当时,整个大厅里就像盐撂进油锅一样,立即炸开来了。他一嘴,你一言的:恐怕是个楞头青,喝醉酒了。

马良见此,立即又写上一句:“不用江南一锹土。”马良言出如山,第二天一早,即开船赶回了家,雇了几百只大船,喊了几千人,挖自家田里的土,运往金山寺。就这么挖啦,运啦,马家庄挖成了一个荡,从此以后马家庄就变成了马家荡,马家荡因此而得名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