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益林战役纪念馆

益林战役纪念馆


1998年,益林镇政府为纪念益林战役胜利50周年,自筹资金,建造益林战役纪念馆。2008年,为纪念益林战役胜利60周年,又投入100万元,新建益林战役陈列室、英雄人物雕像,编辑出版《不朽的丰碑》一书和制作碟片《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》。2008年5月19日,纪念馆重新开放,周克玉、裴怀亮上将等出席并题词。




益林战役

解放战争时期,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,对 国民党军据守的江苏省阜宁县 益林镇进行的攻坚战。19482月,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奉命调第2纵队自山东南下,3月中旬与坚持在苏中、苏北敌后的第 11、第12纵队会师于阜宁西北地区,组成苏北兵团。国民党军调整编第72、第25师至苏北增防,并令整编第51师第113旅固守阜宁县益林地区,阻滞第2纵队继续南进。



苏北兵团司令员 韦国清、政治委员 陈丕显为迅速开展苏北斗争局面,决心乘敌调动之际,集中第2、第12纵队和苏北第5、第6军分区武装共13个团,攻歼益林地区守军。战役于316日发起,第2纵队主力向益林发起攻击,迅速突破外围阵地,守军退守镇内,激战至19日晨,将其全歼。由淮阴、 凤谷村赴援的整编第72师等部,被第12纵队及第2纵队一部阻击于凤谷村以东地区, 益林被攻克后,整编第72师回撤。此役,共歼国民党军7000余人,有力地策应了 山东和中原战场作战。在此次战役中,第2纵队第4师师长 殷绍礼牺牲。益林战役,敌我双方都使用了 化学武器,在解放战争期间可谓极罕见。1948316日晚, 徐春阳所在的苏北兵团2纵队5133营正要对东大圩子敌旅部发起攻击,守敌施放毒气弹(估计为催泪瓦斯),13团指挥所和14团两个突击连中毒,很多人打喷嚏、流眼泪、头晕恶心,攻击被迫停止。



18日下午,我军再次发起攻击前,2纵队派来一名参谋,带着一个防化班和一些瓦斯筒,计划在总攻前的火力准备间,对大桥西的敌人阵地施放化学攻击。这是对敌人向我实行化学袭击的报复,并对我突击连队进行了紧急防化袭击的教育。该日1740分,我军发起炮火奇袭,防化班把瓦斯筒打开,用长长的竹竿升出去指向敌人阵地,紧接着,我军轻重机枪一起开火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兵种历史丛书《防化兵史》中,也记载了该战役中,国民党军对我5师部队施毒,致使两个连丧失攻击能力,但并没有讲我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另在防化兵回忆史料里也没有相关记录。但以老战士徐春阳的亲身经历,此事应有无疑。



查阅我军一些防化资料,华野建立队属防化分队,始于19478月,第13纵队、7纵队、9纵队相继组建化学排,每排编30余人,装备缴获的日军和美军防化器材,遂行防毒任务。2纵的化学分队应该也是在那时组建的,当时2纵和7纵正转战胶济路以南的滨海地区。



在我攻打益林时,“两淮”守敌整编第72、第44师于17日出动东援途中,遭我第12纵队及第2纵队一部坚决阻击而不得前进。19日增援之敌获悉益林守敌被歼后,遂停止增援,开始后撇。我第12纵队乘胜扩大战果,又连续攻克响水口、陈家港等据点.歼敌1300余人。与此同时。



在沿海地区执行牵制任务的我第11纵队,在分区部队的配合下,攻克掘港、石港等据点多处,歼敌一部。此役,我军歼同民党军整编第51师之第113旅及整编第72、第44师各一部,共7000余人,看力地策应了l山东和中原战场作战。第2纵队第4师师长殷绍礼在战斗中不幸牺牲。